Menu
阅览
631
0

日落洞

宗教

作者 Author:廖文辉 Lew Bon Hoi

网寮山海宫

此庙创建年份不详,估计应当建于光绪年间,碑上也注明山海宫的创建者为中国南来的渔民,他们在此居住,并形成一个渔村,当时村民全是以捕鱼为业的渔民。囿于经济条件,只能集资建立一简陋之亚答屋,安放神明。在战前,日落洞出产的“午鱼”咸鱼,远较目前的“丹佬”咸鱼还要著名。此庙曾于2015年5月,为了庆祝妈祖1055年千秋宝诞暨立庙127周年纪念,举办为期八天的妈祖灵身銮轿巡行槟岛接力大游行,类似的游行也曾于2009首次主办。

船廊天后宫

其建庙情况与山海宫大同小异,无法确认建庙年份,大致建于光绪年间,此庙创建人是一群造船巧匠。据庙史的记载,当时有一艘中国南来的帆船因需要修复而将船上所供奉的天上圣母神像及香火寄托在船廊。由于膜拜人数日增,造船工匠也极为虔信天后,在信众要求下,船员最终答应只取回香火,让神像长留于此。接着,善信集资择地建庙,庙宇就建在渡头的桥上。从此妈祖天后就成为他们的守护神。

鲁国大夫庙

鲁国大夫庙(鲁班庙),创立年份不可考。此庙是由一群船廊(造船业)工友所共同组织成立,庙中一草一木概为“船廊公会”所有,每年农历十月十七日的神诞庆典皆由公会操办,庙中所供奉的鲁班金身乃船匠从中国恭迎而来,最初仅寄放于高原园内一间简陋的亚答屋。1950年代后期,庙宇年久失修,败坏已极,1959年重建工程完成,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庙宇缺少议事厅及门亭,且庙前广场低洼不平,每逢雨季或潮汐来临,则遍地泥泞。1977年发动扩建,1979年完工,此时庙前的牌楼竖立起来,方便善信辨认庙宇所在。到了1982年,鲁国大夫庙也曾有一次的扩建。后来造船工友为了争取改善待遇,而有组织船廊公会的想法,曾经三易其名,最早是“槟华船廊工友互助会”,而后改为“槟华船廊工友联合会”,最后是“船廊公会”,沿用至今。

灵应社

北海的灵应社(也称王爷馆),主祭孙、佘、池、雷四位王爷。灵应社的成立,相传在150年前,有南安华民南来谋生,为祈求一帆风顺,于是奉请廿九都辽阳山灵应堂的王爷香火带在身边,同时也将该庙的36支问事灵签及大小内外科药签一并带来,在日落洞开坛问事。据说三位王爷生前乃医术高明的医生,得道升天为神后,常为善信指点迷津。虽然获得善信捐赠土地,灵应社多年来一直有地无庙。大人公的金身由值年炉主迎至家中供奉一年,来年再由新炉主供奉。1984年,才有自身的庙宇。

开山圣王庙

开山圣王庙是日落洞众多庙宇中历史最为久远的,同也是马来西亚乃至东南亚唯一的郑成功庙。此庙是由1820年移居大马的台湾人在获得一名当地巫裔村长赠地后兴建。取名“开山王庙”,是因为郑成功在台湾进行反清复明大业,为免过于招摇,故不敢命名为“郑成功庙”。开山王庙也有不少文物,除了上述的巫裔献地的碑记,历史最为久远,庙旁两侧的匾额石碑也是极为珍贵的历史文献,从碑文中得知开山王庙先后在1864年、1897年和1938年修茸。庙内也有一张刻有光绪丁丑(1877)的百年红色方型实木神桌,已经历有百余年的风霜。

大伯公庙

受天宫是广福宫所管辖的三间神庙之一(另外两间是观音亭椰脚街广福宫和升旗山天公坛)。除了受天宫,另外一间百年大伯公庙是双溪槟榔(Sungai Pinang)石头公园的集福堂。依据<大伯公碑记>捐缘名录所志的1886年,应是筹款建庙的年份,故以之为立庙之年。

清龙宫

日落洞清龙宫恐怕是马来西亚主祀保生大帝的庙宇中最早的一间,较马六甲保生大帝庙“湖海殿”的立庙时间还早两年。清龙宫位于槟城武吉南玛山坡、日落洞路与牛汝莪大道接壤处。其主殿崇祀保生大帝,神农圣师及清水祖师,左右两侧安奉着天兵天将,左殿供奉着福德正神,右殿则是供奉着观世音菩萨。主殿前置有祭台一方,石柱多刻有楹联,表扬神灵圣迹或颂赞显赫。相传是由一位张姓的新客,将灵火从中国福建白礁慈济宫,引接到日落洞供奉。

庙内所供奉的保生大帝以帮病患“把脉看诊”后求取药签而闻名。相传在1918年槟城发生了一场大瘟疫,夺走无数人的生命。凡是染上瘟疫者,全身乏力,无法饮食,就连医生也束手无策。当时保生大帝出游,派发马蹄予民众,并让民众汲取清龙宫前的井水烹煮喝下,结果不药而医。此事一传十,十传百,纷纷仿效,挽救了许多生命,渡过瘟疫的灾害。英皇闻知此事后,马上颁发一纸奖状表彰,并赋予往后每逢农历二月十四日神农圣师诞辰,以及农历三月十五日保生大帝圣诞,清龙宫搭棚做戏时,皆可豁免向警方申请准证的特权。这项特权维持到马来亚独立才被取消,但不无可惜的是,由于年代久远,此证书已经丢失了。寻求保生大帝看诊求签,有一定的程序,首先信徒需受持三枝清香,跪下诚心膜拜并告诉保生大帝有关病状,再把三枝清香放在手脉上,让保生大帝把脉,然后才将清香插在香炉上,再到神桌上拿取药签筒求药签。药签又分老幼外科、童叟眼科和小儿内科等。求取药签后可向庙祝拿取药帖,到庙前取井水,最后到清龙宫附近的大和春药行抓药,回家再以井水煎药服用。如果病人无法前来,其家属可代为求签。

© 2022-2024 新纪元大学学院东南亚学系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