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阅览
186
0

直凉

政治

作者 Author:廖文辉 Lew Bon Hoi

革命参与

直凉开埠初期,,仅有当地居民口耳相传孙中山来马宣扬革命时,途经森美兰,曾经有两位直凉的同盟会会员,一为何子声,一为谭宪曾联袂到瓜拉庇劳(Kuala Pilah)图南山上的宜春草堂会见孙中山,并献金支持革命。在1930年,亦有华校校长陈玉光因为秉持民族气节,坚决在英国新加坡总督莅访直凉时,拒与地方领袖和校长等率领学生到火车站列队摇旗欢呼,也不在学校悬挂英国国旗,事件经人告发后,陈玉光被捕,并勒令24小时内驱逐回中国。

抗日卫马

1930年代,抗日救亡的号角响起,直凉也不落人后,特邀到文德甲演出的武汉合唱团到直凉加演一场,获得热烈的回响,抗日歌曲响彻云霄。1941年12月8日,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从马来半岛北部三个地区长驱直入,直凉自然无法幸免于难,遭日军蹂躏,地方士绅和老者皆被逮捕折磨。由于直凉地方偏远落后,不处战略位置,故此日军投入管治的兵力较少,当时仅驻扎十余名日军。但这不表示直凉没有抗日活动,直凉也曾经成立抗日军,策动抢夺警局的二十多支枪,结果引来怒不可遏的蝗军盘查。1943年初,天将破晓,日军即包围直凉,除了大举搜索,还将全体居民驱赶至大街中央分左右两排站立盘问审查,前后十个小时,滴水未进,不得交谈。先后有六人被押走,施于酷刑,欲屈打成招为抗日份子,并提交名单,但他们宁死不从,经过三小时的折腾,只好放人。另有一说法,一位名叫丘辜光的地方领袖,同时也是抗日地下分子挺身而出,和敌人虚与委蛇,恭维皇军,但提供假消息给日军,才得以免遭屠城之难。

日据时期,为免遭日军施虐,部分居民躲入山芭(森林)逃躲。日本无条件投降后,英国接管前的一段空窗期,由马共接管,马共以统治者之名,实行清算和逮捕反动份子,甚至为了私吞巨款而诬民死罪。

紧急状态

马共走进森林后,退居森林的马共常向散居森林或胶园边缘的村民要求物资供应,直凉老百姓被逼绞尽脑汁在期限内提供马共所需的物资,有者因为害怕碰上马共,甚至不敢进入芭园谋生。有者因为与马共来往,或被怀疑为马共同路人,甚至惨遭英政府对付,轻者受皮肉之苦,中者则被居禁,进而影响生计,重者则家破人亡。由于彭亨为马来半岛主干山脉所在,森林密布,马共大量盘踞,直凉周边皆是山区,故此马共出没频繁。为此英国就调派军警和非洲兵驻扎在此,军人骚扰百姓,乃至意图奸淫良家妇女,时有所闻。

1952年,英国开始实行警卫团(Home guard)制度,广招18到52岁的村民加入,除了协同英国军警站岗守卫,部分团员也受训成为剿共人员。直凉警卫团成立之初,其目的在保护家园和村民的生命财产,以免马共分子的破坏。警卫团的职责是在新村范围内巡逻,时间从傍晚6时到第二天早上6时,每一晚共三班,每班四小时,四人一组。这些警卫团在巡视时配有一支手电筒,一把单管猎枪和五发子弹。由于是志愿和义务性质,故此没有薪金,也没有经过训练。直凉新村有八条主要街道,每一街道基本为一区,每区有区长,由区长负责人员的调动安排,有着如果无法值勤,则可付钱雇人代行职务。不久后,由于英国军警人员不足,英殖民认为当地人最了解当地事务,故此另外在原有警卫团的基础上另外成立特别队(Special Squad)。特别队皆配有枪械、制服和军粮,必须接受特训,然后才可随同军警进入森林执行任务,以作为军警的先导,凡是出外巡逻每天皆可获得三元的津贴。初始并没有固定薪金,后来才发放每月120元薪金。特别队有如军队般有军阶之分,凡有曹长军阶者可以带领每一小队共12人的三个小队。直凉特别队有三队,每队12人,共36人。警卫团的任务有四:断绝共产党与村民接触联系;切断村民提供食粮及日用品给马共的管道;防止村民供应金钱及军事情报给马共;协助军警设立岗哨,搜索可疑人士,搜集有关马共行踪。其编制为督察一人、警卫团副官一人、指导员五人,皆受聘有薪。到了1957年,随着多个地区宣布为白区,马共的威胁开始减缓,直凉警卫团就在这年宣布解散。

直凉地区由于马共活动频繁,它是马来亚最后一批宣布成为白区的新村。迟至1959年4月,彭亨作战会委员莅临直凉宣布放宽戒严令,宣布新村及市区范围内的哨禁时间缩短至由晚上12点至第二天早上6点。到了1960年2月,才由彭亨苏丹殿下主持颁布白区文告,直凉商店、学校和社团皆张灯结彩,大事庆祝。

直凉园事件

紧急状态解除后,直凉最为轰动全国的事件就是发生在1967年的直凉园丘工友发动的工潮,是为直凉园事件。直凉园最早在1918年有一印度人集团开发,期间数度易主。1967年1月28日,工友成立马来亚园丘工友联合会直凉园支会,勇敢发出声音,向资方提出要求。资方不仅无视工友的诉求,甚至多方破坏,乃至变本加厉迫害工友,逼使工友在3月22日议决罢工。虽然资方在背后不断想方设法打击和破坏,对工友的陈情毫不妥协,但工友们仍然不放弃,甚至与同时发生在森美兰亚沙汉园丘的工潮串联,步行到吉隆坡向首相请愿,扩大宣传,争取全国人民的支持。最后,无计可施,并且被触怒的资方竟然动员警力武力镇压,不少工友被殴打,十余位领导被扣留在麻坡、华都牙也和太平扣留营,长达数年至15年不等。

自直凉园事件以后,直凉小镇即回复原有的平静。直凉自独立以来,向为马华的议席,曾在1982年的大选为民主行动党夺下,1986年的选举虽为马华拿回,但从1990年开始,直凉就连续多届成为行动党的囊中物。

© 2022-2024 新纪元大学学院东南亚学系 版权所有